1319978000
聯系我們聯系我們
養殖行業網--養殖創業致富好幫手 » 資訊 » 市場動態 » 正文

給她點贊! 一個殘疾姑娘養牛創造產值400萬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9-08  瀏覽次數:2488
 1598.jpg
 
  一場疾病,讓潘遠香只能靠手臂支撐行走。 (宜賓新聞網 李清凌 攝)
 
  很多年以前,殘疾人潘遠香就有一個夢想:想要坐起來。
 
  她的想法很簡單,不要再像以前那樣,只能待在籮筐里、待在灶臺前。只有坐起來,才能像普通人一樣,獲得應有的尊嚴,而不是仰望著,看人們或憐憫、或嫌棄的目光。只有坐起來,才能與被同齡小孩叫做“小狗”的日子說再見。
 
  或許上天對她不公平,她只在母親的口中聽說過自己曾經可以行走的經歷。或許上天對她是公平的,她有一顆常人無法匹敵的強大內心。不信,你看,占地面積6畝多,圈內面積5000多平米的肉牛養殖場,她愣是克服重重困難,憑著一雙手臂給建了起來。
 
  她可以“坐”起來了,在屏山縣大乘鎮正直村犇犇肉牛養殖場內,她坐著給養殖場的工人們分配工作,坐著聯系每一份訂單,坐著和中央電視臺的記者確定采訪事宜……
 
  為了“坐”起來的這一天,她已準備了太多年。
guniang843.png
 
  不向命運屈服,她開始自主創業。 (宜賓新聞網 李清凌 攝)
 
  與命運抗爭的殘疾女孩
 
  潘遠香今年35歲,3歲那年因為一場高燒讓她與普通人的健康生活分道揚鑣。在她的記憶里,沒有關于行走的記憶。二級殘疾,下半身嚴重萎縮,身體大部分的重量只能靠雙手支撐著。行走?她想都沒想過,甚至直到7歲那年的一場大火,她才意識到自己可以爬行。
 
  因為家里兄弟姐妹眾多,父母為了生計忙于農活,身患殘疾的潘遠香就被放在一個籮筐里,托給鄰居老人照看。“等父母回來,已經是很晚了,那時才能幫我清洗身子、換尿布。”因為長期待在籮筐里,潘遠香的下半身幾乎都已潰爛。
 
 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 5歲時,她就學會了做飯和干一些簡單的農活。7歲那年,在灶臺前做飯的潘遠香突然聞到一陣異味,廚房起火了。“我大聲喊‘救命’,卻沒有人聽到。”驚慌失措的她撲倒了籮筐,等到家人來救火時,潘遠香已到了屋外。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去的,大概是求生的本能。那個時候我才知道,原來自己還可以爬。”
 
  可以爬行,意味著潘遠香可以走出家門,到更遠的地方,即便這會花費比別人更多的時間。一直想上學的潘遠香終于在9歲那年向家人表達了讀書的愿望。幾經周折,家里終于聯系上了當地一所小學。為了上課不遲到,她要比別人早一個多小時起床,再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爬到學校。或許,她行得慢,但誰說慢的“韌性”敵不過命運的“鋒利”?靠著爬行,她念完了初中。
 
yangniu11.png
  一雙勤勞的雙手終于撐起了一片天。 (宜賓新聞網 李清凌 攝)

  全世界的幫忙
 
  “當你下定決心做一件事的時候,全世界都會幫助你。”一句“心靈雞湯”式的話語,成為了潘遠香人生的真實注解。為了“坐”起來,潘遠香堅持做一件事——學習。雖然過程中有冷嘲熱諷,有不屑一顧,在潘遠香眼中,和獲得過的幫助來說,這些“負能量”都顯得太渺小。
 
  初中畢業后,潘遠香收到了十多封職業技術學校寄來的通知書。她去了兩三所學校,但都因身體殘疾的問題被婉拒。
 
  “本來以為沒希望了,高場職中的一個老師來到我家里,了解了我的經歷之后,他說兩三天后給我答復。”按照約定的時間,潘遠香在村里橋頭的公用電話接到了被錄取的消息。報到那天,學校領導來迎接她,兩邊站著兩排同學手捧鮮花歡迎她的到來。回想起入校的那一幕,堅強的潘遠香淚眼朦朧。第一次,第一次強烈地感受到被人所接受,那感覺,“就像是進入了第二個世界”。
 
  為了方便她學習,學校把她的寢室、教室都安排在較低的樓層,生活費、學費都減免。她的自強不息求學的故事還傳到了外地,全國各地的好心人都為她寄來物資。
 
  2003年,非典來了。被隔離13天后,潘遠香隔天就參加了高考。“沒有考好,感覺很對不起曾經幫助過我的人。”帶著愧疚感,潘遠香幾乎是在同學家“躲”了一個月。她終究是想學技術的,帶著身上僅有的200塊錢,潘遠香在宜賓市區找了一家旅館住下,住宿費一天10塊。
 
  潘遠香想學裝潢設計,她看中了城區一家電腦培訓機構,一問報名費要6000元,只得又回到了旅館。怎么湊齊學費?不能找家里要,不能找同學借,經過一番思想斗爭,在只剩一天住宿費時潘遠香決定上街乞討。
 
  “你怎么在這里?”就在潘遠香準備做出乞討的動作時,一個女聲叫住了她。那是在培訓機構有一面之緣的黃姐。“她帶著我去吃了碗熱乎乎的面,委婉地問了我為什么要上街乞討。”聽過潘遠香的故事,在和老公商量過后,黃姐提出借錢給潘遠香學電腦,并讓潘遠香住在自己家中做些家政工作賺取生活費。
 
  “世界上還是好人多。”在好心人的幫助下,潘遠香終于有了一技傍身。
niuniu39023.jpg
  中央電視臺記者打來電話,想要采訪她的勵志故事。 (宜賓新聞網 李清凌 攝)
 
  從“游擊隊”到養殖大戶
 
  學了裝潢設計之后,潘遠香和別人一起做起了家裝生意,他們接的活兒主要是靠熟人介紹。“我們是典型的‘游擊隊’,幾年下來雖說賺了一些錢,但和正規的家裝公司比起來,我們在推廣上始終缺乏競爭力。”
 
  2006年,她開始接觸養殖業。最開始她養鴨,可碰上了禽流感,辛苦了一年最終血本無歸。后來她承包了一片林子養了500多只雞。“我想走高端路線,綠色養殖。”想法雖好,但最后卻因為成本過高,效益并不樂觀。
 
  2013年,經過多次市場調查,潘遠香確定了養牛的方向。“牛肉價格波動不大,市場很廣,而且牛的抗病能力強,少有群死群傷。”籌集了30多萬元資金后,潘遠香在自家的土地上建起了犇犇肉牛養殖場。養殖場走上正軌也并不是一帆風順,工人流動性大,資金鏈有時跟不上,草料成本偏高,困難一個接一個。“有一次沒錢買飼料了,我就到處找人幫忙,就算是賣血我也得讓牛有吃的。”
 
  潘遠香的一股干勁兒激勵了許多人,鄰居、朋友、親戚能搭把手的就來搭把手。如今,養殖場里已經有了90多頭牛,另外有75頭牛在農戶手里。“出欄量在200頭左右,預計產值能達到400萬左右。”為了帶動村民致富,潘遠香的養殖場采用“養殖場+農戶”的模式。牛犢成本她和農戶各攤一半,等到肉牛長成,再按市場價收回,每頭牛農戶能賺5000元左右。潘遠香還帶動了周邊23名殘疾人開展肉牛養殖,殘疾人家庭年增收1萬元以上。
 
  幾天前,潘遠香剛從吉林進回了53頭西門塔爾牛。養殖場內,她正忙著切割草料。小山似的草堆,她用手一撐就翻了過去。她最愛的一頭牛叫“胖胖”,因為它長得特別壯,得有1600斤重。“引進肉牛,中間環節多,成本一下就上去了,所以我在鼓勵農戶們多養母牛,以后我們就可以自己產牛犢。”談到未來的發展方向,潘遠香說,希望將來能建一個母牛養殖基地。
 
  采訪的這一天,潘遠香的養殖場正在進行改建,以后母牛會有專門的圈舍,養殖場還會建保安室、安裝監控設備。聽,養殖場內,各種施工設備的聲音此起彼伏,叮叮咚咚。
 
  終究潘遠香還是“坐”了起來。對了,她還在學習開車。說不定不久的將來我們就能看見她坐在駕駛室里。日子,漸漸過得像個普通人那樣了,唯一遺憾的是,那段失敗的婚姻。“如果有下輩子,我希望轟轟烈烈地愛一場。”
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最新文章
 
網站首頁 | 分站加盟 | 新聞投稿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RSS訂閱 | 遼ICP備10015676號-1
 
七乐彩旋转矩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