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9978000
聯系我們聯系我們
養殖行業網--養殖創業致富好幫手 » 資訊 » 致富經 » 正文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9-08  瀏覽次數:941

精彩看點:她家境優越,在親朋好友眼里,她的人生,一路坦途。2010年,從澳大利亞留學回國后,就在上海一家公司當上股東,年薪70多萬元。2014年年底,她突然消失,再次見到她時,她卻在農村鏟糞,干農活,究竟是什么財富吸引這個衣食無憂的女孩放棄一切來農村創業?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施詩這天的早晨是從鏟糞開始的。

  記者:臭不臭?

施詩:臭啊,你在這應該也聞得到吧。

今天施詩請了7、8個人干活,但鏟雞糞卻只有一個人肯幫忙。

村民 楊志福:這太臭了,這個雞糞很臭的。

村民 楊國強:好臭的,休息一下再弄,很臭的。

記者:你們不愿意弄是嗎?

楊國強:嗯,不愿意弄這個。

施詩說雞糞的味道雖大,但卻是最好的肥料,為了施肥均勻,施詩施肥的時候都用手來。

干農活要鏟糞、施肥,本來是件很正常的事,可是在大家的眼里,施詩來做這些事簡直是一個大新聞。

姜雷:非常優越,非常非常優越,哪怕她什么都不用做,她幾輩子都用不完。

黃婉清:覺得她回來種田我很奇怪,沒有想到,一個像小公主一樣的人會去種地。

施詩的家庭條件真的如大家所說的這樣嗎?就在記者跟隨施詩去一家花店推銷的時候,花店老板突然認出了施詩。

陳春秀:是你爸?

主人公:對,對,是我爸。

陳春秀:那我就是非常熟了。

記者:你認識她爸?

陳春秀:認識,她爸爸很有名,原來是貴溪(市)的首富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施詩家境這么好,卻干起了卸雞糞、鏟雞糞的活,所有人都很疑惑,這到底能帶給她多少財富呢?因為在此之前,施詩過著截然不同的一種生活。

這些照片是施詩在澳大利亞讀大學時拍的。2010年,畢業后施詩回國進入上海一家軟件科技公司,在父母的幫助下施詩還成為了公司的股東,一年能有70多萬元的收入。

施詩:在上海的時候確實經常逛街,因為我們公司的事情也不是特別復雜,基本上下完班之后,人還感覺蠻輕松。

姨夫 :買東西她就一個包裝一個包裝買的,絕對不會像有一些小孩子,我買一瓶我買一只。

施詩一年輕輕松松就能賺70多萬元,卻偏偏在2014年11月辭職回老家農村創業,這讓大伙議論紛紛,她到底能折騰成什么樣呢?很快當地人就發現,施詩頻繁地進山,還說她在山里找到的東西能讓她的財富快速增長。

記者見到施詩的第四天,她就說要帶記者上山,去尋找她的財富。

施詩說,她要找的東西就隱藏在這片山里。可是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,她卻沒有找到。找不到,不著急,施詩總是能有辦法讓自己高興起來。

施詩:這是我們當地一個野果,雖然還沒熟,可以吃。酸是酸了點。

施詩:為什么老根甜,嫩的反而酸?

記者:你都認識是嗎?

施詩:認是認不得,應該算是運氣好吧。反正吃這么多草,從來沒碰到過有毒的,哪有這么多毒草啊。

找一會兒,玩一會兒,吃一會兒,更讓人著急的是,施詩還時不時化化妝。

施詩:曬,太曬了。

在山上找了三、四個小時,眼看著施詩就像來玩一樣,不由得讓人懷疑今天到底能不能找到。就在所有人都提不起精神的時候,施詩突然叫了起來。

施詩:這邊有一棵野百合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記者:這就是?

施詩:這就是。

記者:長在這個地方啊?

施詩:對,長在懸崖峭壁上,還是蠻難找的。

施詩翻山越嶺尋找的,就是野生百合花。這和施詩現在做的事有什么關系呢?一株野百合花又能給施詩帶來什么財富呢?

他叫張志鳳,是施詩的表叔。張志鳳在貴溪市經營著一家花店。2014年9月,施詩回老家時,聽到表叔的一句抱怨,這讓施詩開啟了一段財富之旅。

施詩:他也是跟我經常抱怨,他說花又不是很好,價格節假日越是要花要得高,越是運費往上漲,這塊特別讓人不舒服,如果我們本地有花的話,他就說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

施詩算了一筆賬,假如回農村種玫瑰花,一畝地一年就有3萬元的利潤。種100畝就是300萬,種的越多收入越高,這將遠遠超出她在上海的收入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她告訴家人,她要放棄高薪和上海的生活,回到老家農村種花。

母親 徐閩洪:我們覺得她在田里干活肯定是非常辛苦的。我們自己也是創業過來的,所以我不想她回來,但是也想讓她證明她的能力,那么我應該支持她。

丈夫 孫亮:她說農業的發展方向,以及她未來要做的這個農業這一塊的業務把我吸引住了,因為我覺得從各方面而言,她準備種花這一塊在這邊是有市場。

施詩:我一開始回來正是著眼于我們這一塊的市場空白,所以才考慮這一塊,包括花卉的銷售,包括花卉相關的野生產品,都是在考慮里面。我對花卉來講在于長遠的利潤空間。

2014年11月,施詩拿出了夫妻倆在上海積攢的200多萬元積蓄,流轉800畝一般耕地,她要先種300畝玫瑰花,后期再用剩下的土地移栽苗木。

這么大的占地面積,請人很貴,為了省錢,很多活施詩都自己動手。

記者:穿成這樣上下不會不方便嗎?

施詩:不會,我們都習慣了。

記者:我看你這個指甲也挺長的。

施詩:是。

記者:看看你的指甲。

施詩:怎么?

記者:這么長的指甲能拿東西嗎?

施詩:能啊,從這下面拿,基本沒有什么影響。

長指甲,高跟鞋,這身打扮是施詩干農活的常態。別說穿得和干活的人不太一樣,就連休息的時候,施詩只要有時間一定要往臉上貼面膜。

記者:這么矯情能干活嗎?

施詩:剛才還是那句話,干活愛美兩不誤,對不對。

記者:你就是很愛美,是嗎?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施詩:是啊。

可施詩愛美的舉動,在她雇來干活的村民眼里卻是個笑話。

方先良 村民:她本身是個小姐,她怎么會干活。

劉新華 村民:穿的又時髦,哪里像下地的人,反正城里來的大小姐,還到這里干農活。

施詩:笑就笑唄,看慣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被人看笑話施詩倒也不在意,可沒過多久,她卻因為一件事,和這些雇來的村民起了沖突。

村民 潘星偉:她沒種過地,不知道這地怎么管理的。

村民 楊祖建:像這個壓枝,八萬多(枝),一朵壓一枝,一元錢一枝,八萬多元,我心疼這個土地,開工資都能開八萬多元了。

施詩:他們就是表示特別不同意特別不理解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雙方爭執的這件事,是施詩把剛長出來的花像這樣壓在土里,說能讓后面的玫瑰長得更好。農民們覺得壓掉的玫瑰明明可以賣錢,認為施詩這是浪費土地。為了服眾施詩和幾個農民打起了擂臺,雙方按照自己的方式各種半畝玫瑰花試驗。

經過四個月的生長,試驗的玫瑰花成熟了,壓枝和不壓枝的玫瑰結果大不同。

施詩:咱們這邊沒有任何壓枝就是這些情況,花,植株也不是很高,看著也沒有什么花朵在里面。我們這邊,你看到壓枝的這邊,平均每個植株壓了兩棵到三棵枝,作為營養枝,它們現在留下來的枝條比較粗壯,另外這個花也出來了。像我們這一片,跟這一片明顯都有比較大的區別。

楊祖建:現在服了,現在心里服了,我們這光光的,她那的花滿滿的,開滿了花。

其實施詩并不是瞎整,早在去云南進玫瑰花苗的時候,施詩就請教過農藝師,了解到壓枝能讓玫瑰花長得更好,這個結果讓大伙徹底服了施詩。開局勝利讓施詩信心大增,但她發現和農民交流好,才是在農村創業的第一步。現在施詩就有一個心病,有26畝地橫在她800畝的種植園中間,一直沒能流轉下來。

采訪時,施詩再次去村民楊金樹家里協商流轉土地。

施詩:還是那個地的事情,你大概考慮的怎么樣了?你家的這個田,在我們這一片(基地)最中間的這一塊,你這塊田不給我租,將來我成片發展就發展不了。

楊金樹家的地位于施詩種植基地的中間,此前,施詩為了讓楊金樹同意流轉土地,已經來過十幾次了。但是,楊金樹種了一輩子地,一直舍不得交給施詩這個年輕的小姑娘。

楊金樹:等我小孩回來再商量一下。

施詩:那你小孩什么時候回來?

楊金樹:說不清楚,等下馬上就要回來吧。

施詩在國外學了四年經濟管理,談判要領也是跟父母耳濡目染,可是面對眼前的楊金樹就是不松口,施詩一點辦法也沒有。見說服不了楊金樹,施詩就一直等到楊金樹的兒子楊文濤回家。楊文濤在外打工,他覺得施詩給的價錢挺合適,最終他說服了父親把地租給施詩。

楊文濤:這情況他不是很了解,老人家是這樣,出門少,土地被搞過去那怎么辦。現在可以了,剛剛我跟他講好了,小施放心地做就是了。她給了地租比我們種地還劃得來,我們種地還種不出來那么多糧食,應該這是大家雙贏。

楊金樹:自己種稻子跟租金差不多,我那小孩跟她講的,就讓她發展。

流轉了這么多地,施詩有個宏大的計劃,要做園林工程項目,其中規劃500畝用來種植苗木。施詩花60多萬元,移栽了100多顆樹齡7年的柚子樹,又移栽了400畝的紫薇樹和櫻花樹。為了除草,她還養了1000多只小雞。

施詩:來,來,來,表演一個節目。

施詩在自己的基地上過得忙碌而充實,她最期待的是,她種植的花卉和苗木能給她帶來預想中的收獲。

施詩:施詩加油!

2015年2月,經過四個多月的生長,施詩的第一批玫瑰花上市了,可是這些玫瑰送到市場上,市場的反應卻給她當頭一棒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施詩:在我們這邊很多花店的老板都是有固定的貨源,我們普通玫瑰在這一塊沒有很大的競爭力。要么不從我們這邊進,要么就是把我們的價格壓得非常非常低,基本上我們還得貼本賣。

原來,在當地市場上,大家雖然對云南發過來的花損耗高不滿意,但看重貨源穩定。對于施詩這個新手大家都抱有懷疑。施詩從小到大一直很順,創業初期也具備很多優勢,可是市場卻并沒有給她情面。

施詩:心情肯定是相當沮喪,我們剛剛開始創業,自己技術方面也不是特別通透,另外這些銷售方面比較受這么多困難,總的來講還是特別氣餒的。

成熟的玫瑰花,半個月內就會凋謝,施詩只好低價處理了這批花,又損失了8萬元錢。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,施詩竟然消失了。有人以為施詩可能是干不下去跑了。可是一周后,施詩回來了,還說找到了解決銷路的辦法,只要再給她四個月,新的玫瑰花,一定會賣出去。

施詩:如果種一樣的品種的話,確實他們長期合作的關系在這里面,確實很難打破這層關系,那我只能從花朵上再下手。

  這次施詩帶回來的玫瑰花可不一樣。這種花叫做卡羅拉玫瑰,在昆明就比普通紅玫瑰貴一成,施詩以前的花都賣不掉,現在比人家貴的能賣掉嗎?

采訪時,記者跟隨施詩來到一家花店。

施詩:你好,我現在來跟你推薦一下我們家自己基地種的玫瑰花。

卡羅拉玫瑰,和當地市場的其它紅玫瑰相比,具有花型大、花瓣多等特點。其實這些特點,當地花店的老板也非常清楚。

花店老板:像它這個花型蠻好的,這是第一個。第二個它這個桿子也直,又粗。新鮮度也好。

卡羅拉玫瑰進價高,當地花店進的不多。為了打開本地市場,施詩給出了9折的進貨價格,使卡羅拉玫瑰和普通的紅玫瑰進貨價格差不多,這一下吸引了花店老板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花店老板:跟昆明的花差不多,花形、桿子,都相差無異的話,我選擇買她的,因為昆明的花要運費。

2015年5月,施詩找家人借了30多萬元,從網上銷售玫瑰花和苗木,為培養自己的客戶群體,每個月都會舉辦體驗活動。

今天,晚飯吃了一半,施詩就突然放下筷子跑了出來,抱著玫瑰花挨家挨戶的找花店,她的表情看起來還很著急。

記者:你怎么飯都不吃就跑了?

施詩:之前聽說他們這個花沒包好嘛,肯定上不了臺面。那肯定要找另外一家人接著包。

明天施詩要在基地舉辦玫瑰花體驗活動。前一天,施詩把要送給游客的100多朵玫瑰送去花店包裝,可剛才包裝好的玫瑰花送過來后,并沒有達到她的要求。

 可此時已經是晚上10點多,即便施詩愿意開出更高的價格,花店也不愿意連夜趕工。面對店主的拒絕,施詩只能再去求自己開花店的表嬸。

施詩:我現在去我嬸嬸的店里,她那邊晚上可以加個班弄起來。這邊這個美女她要下班了,她要關門了。

表嬸的花店平時都是白天營業,還從沒接過晚上的活。為了加快進度施詩也第一次干起了包花的活。借著微弱的燈光,倆人一直干到了凌晨三點多。

早上八點,網上報名的游客來到了施詩的基地,今天活動的第一項就是背著同伴跑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施詩:這個是起點,我們扎線的那一排是終點,從起點到終點再回來,這一個來回,用時最短的人就是第一名,各就各位,321 跑。

大伙玩得滿頭大汗,這位姑娘剛到終點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今天來現場參加活動的人沒有施詩預想中多,可施詩覺得人來得少也要把活動辦好。因為這些年輕人,正是玫瑰花消費的主力。施詩想通(過)他們,以點帶面地影響更多消費者。

施詩把昨晚連夜打包好的玫瑰花,送給了今天活動的第一名。

施詩:祝你們永遠幸福。

群眾:親一個,親一個。

愛美女孩心急的財富

  看到活動舉辦得順利,施詩松了口氣。就在這時,一個人突然跑了過來。

孫亮: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,你記得嗎?

施詩:記得呀,你記得呀?

孫亮:我當然記得,送給你。

他叫孫亮,是施詩的丈夫,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紀念日,本來孫亮是想回家和施詩單過的。可聽說施詩今天要搞活動,他也特意趕來湊熱鬧。

施詩:那我們這樣吧,我們去認領玫瑰花吧。

沒和丈夫多說幾句話,施詩又帶著大家去認領玫瑰花苗了。

施詩種植基地的各種活動吸引了不少人,現在,施詩還要培育特色的花卉提供給客戶。施詩上山尋找野生百合花,就是想用野生百合花培育出獨具特色的花卉產品。

李志榮:它觀賞價值非常(高),還有很多獨具特色的,顏色很艷麗,有很多特色,這個方向是非常正確的,通過把我們野生野外非常優良的資源,通過我們人工馴化,變成我們能夠今后能夠利用的栽培種。

施詩創業半年克服了不少自己從未想象過的困難,這時的她對未來更有信心。


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最新文章
 
網站首頁 | 分站加盟 | 新聞投稿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RSS訂閱 | 遼ICP備10015676號-1
 
七乐彩旋转矩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