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9978000
聯系我們聯系我們
養殖行業網--養殖創業致富好幫手 » 資訊 » 致富經 » 正文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9-03  瀏覽次數:704
 精彩看點:30歲之前,他是朋友圈里的牌局大哥。30歲之后,他決心靠養豪豬致富。為了這門帶刺兒的生意,他百般琢磨,屢出奇招。從差點虧本,到2014年銷售額超過400萬。看福建漳州的陳志雄,如何在5年之后,從牌局大哥變身豪豬大哥!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這種渾身長滿硬刺兒的動物叫豪豬。記者采訪時,豪豬養殖場的主人陳志雄,正要把一只只豪豬趕出來鍛煉身體。

  為了保持養殖場內豪豬的野性,陳志雄精心打造了這樣一塊兒模擬野外環境的運動場。

陳志雄說,他每天都要像這樣趕豪豬。

陳志雄:每天都要趕。

陳志雄:我們跟駿馬一樣,讓它跑的姿勢非常漂亮。

陳志雄告訴記者,讓豪豬鍛煉身體可沒那么容易。豪豬奔跑起來,像一個個炸開的刺球一樣橫沖直撞。

他給豪豬分成幾撥,每撥放二十幾只出來運動。可就是這二十幾只都趕不過來,還要帶上他的兩個幫手--大黃和小黃。

豪豬身上的刺不但堅硬而且非常銳利。一轉身的功夫,意外就發生了。

陳志雄:你看那只那么兇猛,一下子扎到那邊,扎到墻上面,把這只也扎到了。刺是扎到墻上,墻里面去了。

陳志雄:這里扎這么長進去。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員工:扎得好深,扎掉一塊肉。扎得好深。

記者:這豬沒事?

陳志雄:豬不要緊的。

員工:幾天就能好。

陳志雄:豬不要緊。

這邊剛處理完受傷的豪豬,陳志雄剛打算喘口氣,突然場子里又傳來一聲哀嚎。原來,趕豪豬的小黃也中了一箭。

記者:扎著了?

陳志雄:扎著了,哎呦好可憐,以后都怕豪豬了。扎這么深進去。兩三厘米。

記者:扎了這么深進去。扎到過你嗎?

陳志雄:扎到了。

記者:剛剛也扎到了嗎?手是不是腫了?

還沒來得及看手上的傷口,突然,陳志雄發現豪豬有些不對勁。豪豬好像察覺到監管有所松懈,似乎在悄悄醞釀著什么。突然,豪豬開始集體越獄!

陳志雄:死都不走。打死都不走。

陳志雄趕緊帶著大黃拼力堵截。可想越獄的豪豬實在太多了,大黃也分身乏術。趁著大黃一時疏忽,一只機靈的豪豬還是越獄成功了。

這只豪豬躡手躡腳跑出了運動場。發現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后,顯然,它不太想回去了。

陳志雄:好了,運動過頭了。它興奮地。

記者:剛剛追得腰閃了?

陳志雄:緊張,我比它更緊張。

記者:你比豪豬還緊張?

陳志雄:這么好的東西要跑掉的話就糟了。

記者:這只能賣多少錢?

陳志雄:千金不賣。

記者:千金不賣?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熟悉陳志雄的人都知道,他的豪豬可不輕易出手。目前,陳志雄的

豪豬養殖合作社里有豪豬3600多頭,他帶領當地38戶農民靠養豪豬賺錢,大家都管陳志雄叫豪豬大哥。可在四年前,陳志雄也被大家尊稱為大哥,卻是個帶著大家天天打牌的牌局大哥。

四年前,陳志雄天天召喚大家到他的建材店打牌,根本顧不上正經做生意。

朋友林勇泉:過來泡泡茶,暗號嘛,就是說過來他店里泡泡茶,就等于說人到齊了嘛。

朋友柯賢裕:沒事就是召集一些人說,今天他有在,過來啊,地主斗兩把。

可有一天,當大家像往常一樣等陳志雄發來的打牌暗號時,卻始終不見動靜。幾個牌友趕到陳志雄的店鋪一看,發現陳志雄竟然把店鋪關了,帶著他的幾十萬元存款消失了。

兩個月后,在距離漳州市區幾十公里之外的木棉村,有人見到了陳志雄,他竟然在院子里擺弄一種帶刺的動物。這個消息讓大家大吃一驚。陳志雄在家養起了豪豬!

豪豬習慣生活在我國長江以南地區,是一種野性很強的動物。它膽小易怒而且十分警覺。一旦它感到危險,就會“唰”的一下瞬間炸開一身刺,同時晃動尾巴上的響鈴,并猛跺后腳警示敵人。一旦受到嚴重威脅,它會迅速側過身,一邊發出巨大聲響,一邊用自己的硬刺猛烈扎向敵人。

陳志雄怎么會想到養這么兇猛的動物呢?

陳志雄:打牌,當時的打牌是一種心靈空虛的狀態下的一些舉動。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2011年,陳志雄不想再過天天打牌的日子,建材生意也一直不見起色。他想另謀出路。

他記得以前老家龍海市附近的山上有野生豪豬出沒,龍海市當地又有吃豪豬肉的傳統,可并沒有人大規模養殖豪豬。這讓陳志雄發現了一個商機。

陳志雄:它是雜食性動物,而且飼養成本比較低,另外來講它價格還是很高的。所以當時也沒多想,能行,可以干,那就干唄。

陳志雄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就把漳州市里的建材生意關了張,帶著40萬元積蓄回到了老家龍海市。他在院子里搭起了飼養棚舍,從外地引進了100頭豪豬種苗,就此跟這種帶刺兒的東西打起了交道。

為了養豪豬,陳志雄練就了一手徒手抓豪豬的功夫。

陳志雄:沒戴東西是吧?

陳志雄找準豪豬尾巴附近硬刺的間隙,迅速地一把捏住豪豬尾部,另外一只手輕輕在豪豬前胸一托。一只威風凜凜的豪豬就被他牢牢抓了起來。

記者:他是你們社長?

合作社社員許藝強:對啊。

記者:你敢像他那樣空手抓嗎?

合作社社員許藝強:我沒他那個功夫。

記者:你沒他那個功夫呀?

合作社社員許藝強:他功夫比較好。

記者:他功夫比較好。

在考察中陳志雄看到,別人養豪豬都是一兩百頭散養,養成之后賣給當地餐館。陳志雄不想這樣小打小鬧,他決心闖出一條跟別人不一樣的路。

他說動12戶農戶跟他一起成立了豪豬養殖合作社。社員們也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養上了豪豬,可沒幾天就出事兒了。

有一個社員發現自己家的豪豬不對勁兒,幾只豪豬竟然瘸了,只能用前腿拖著后腿走路。后來幾天,其他社員家里豪豬也出現病狀,有的站都站不起來了。甚至有的社員家里豪豬死了大半。社員們全都急了,紛紛來找陳志雄理論。

合作社社員葉桂全:這個陳志雄不行,這個豪豬怎么樣,現在都這個問題了。不如就把豪豬退了,有那種想法。

合作社社員李能土:我那邊黑著臉,找他幾次理論幾次,都要跟他動起手來了。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此時,陳志雄也是焦頭爛額。他四處求醫,可連獸醫站的醫生都說沒給豪豬治過病。這可愁壞了陳志雄。

萬般無奈之際,陳志雄想到,山上的野生豪豬比人工養的豪豬強壯很多。治好豪豬這種軟腳病的妙方,會不會存在于野生豪豬的生活環境里呢?

2015年7月20日,陳志雄帶記者上山。他說要帶記者去找一種非常特別的東西。就是這種東西,幫他治好了豪豬的病,還成為他致富的關鍵。

上山途中下起了大雨。開車走了不到四十分鐘后,就在半山腰,被一塊山體滑坡沖下來的大石頭攔住了去路。

前面泥濘的小路只能步行。一行人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越走越深,卻毫無發現。

記者:那這個還挺難找的?

陳志雄:原來是漫山遍野的找,有時候會碰到下雨天,像這種下雨天更難弄,山又滑。

記者:下雨天也要找?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陳志雄:下雨天有時候你遇到了,碰到了,下雨天也必須要找。

終于,在又走了近兩公里的山路后,陳志雄發現了野生豪豬的行蹤!

陳志雄:看這個,這個是挖過的。

記者:誰挖過的?

陳志雄:豪豬挖過的。

記者:你怎么看出是豪豬挖過的?

記者:這怎么看出這被豪豬挖了。

陳志雄:豪豬挖的洞不會很大,如果是野豬挖的是一整片。

隨行的這位大哥叫許定國,他從小在山上長大,對當地野生動物非常了解。他判斷野生豪豬就在附近了。

記者:往哪邊走?

陳志雄:往上面走。

山路泥濘,記者遠遠被落在后面,還沒來得及跟上時,他們已經有了發現,使勁兒刨了起來。

陳志雄:就是這種。

記者:就是這種土啊

陳志雄:整個林場,這么大的一片山,只有這一塊。

記者:只有這兒有這種土?

原來,他們找的就是這種土!

陳志雄:這里富含很多蚯蚓你看。就是這種蚯蚓。你看這種蚯蚓在這邊特別能動。它這種動不一樣的。跟我們一般的蚯蚓不一樣。

記者:你說這個蚯蚓跟別的蚯蚓不一樣?

陳志雄:對。但是看起來有點像蛇。

記者:這蚯蚓也太肥了。

陳志雄:我們這種生物,它喜歡生存的地方都是好地方。

記者:這蚯蚓活力十足啊一直在那扭

陳志雄:它特別好動。

記者:這種土里面都有這種蚯蚓是嗎?

陳志雄:有,都有,都有。你看這么硬的土蚯蚓都能在這邊生存。

記者:這個粉末非常細膩,拿在手里。

陳志雄:對,這個土既有色,別看剛下完雨,又干燥的很快。

記者:對,剛開始以為是石頭呢。

陳志雄:對。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陳志雄是怎么想要上山尋找這種白色的土呢?

原來,在豪豬得了軟腳病后,陳志雄跑遍了當地幾個村子,經人介紹找到了這位許定國大哥。

朋友許定過:在家里我跟他說,一定要拿山上的草藥給它吃。

許定國大哥從小在山上長大,他告訴陳志雄,以前見到過一個奇怪的現象,二十幾只野生豪豬聚在一起,啃食一塊兒白色的土。這種土肯定是豪豬需要的。

陳志雄半信半疑地把這種白色的土挖回了家。他把土拌進豪豬食物里,熬過了漫長的七八天后,這種妙方真的見效了。原來趴著不動的豪豬能慢慢站起來走動了!一個月后,得軟腳病的豪豬都重新站了起來!

陳志雄拿著這種土去找專家化驗,發現確實跟普通的土不太一樣。

專家張成裕:白色的土里面它含有這個鈣為主的微量元素。比如說鈣、銅、鐵、鋅、錳這個都是可以,我們是軟腳病可以解決的一個微量元素。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陳志雄根據從山上挖下來的這種白色的土,將豪豬需要的微量元素摻入食物里,治好了合作社里得病的豪豬,也重新贏得了合作社成員的信任。2013年,合作社成員從開始的12戶,增加到25戶。

陳志雄:養殖戶這些,他看到我們把這個事情處理了這么好,而且來講,別人沒有辦法處理的,你都能處理了,那我們就繼續加大力度干吧,那種心情特別爽。

  陳志雄剛爽了沒幾天,就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現象,出生沒多久的小豪豬,幾乎全都被咬死了!

記者:當時存活下來的有多少?

陳志雄:存活下來的很少,在前期損失這一塊,相當于沒有產出。

記者:幾乎沒有產出?

陳志雄:幾乎沒有產出,我們原有的100只的數量一直在遞減,生出來的還沒有產出。在那種情況下,必須得殺出一條路子來。

記者:不然等于白養?

陳志雄:不然等于白養。

小豪豬被咬死的慘狀,讓陳志雄心驚肉跳。他一定要把這個問題搞明白。為了避開豪豬機警的天性,他在豬舍內安裝了可移動攝像頭。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陳志雄就像著了魔,把自己隔離在家里,每天盯著監控畫面看。他一定要找到元兇。

姐姐陳麗雪:就是整天盯著那個看,叫有時候也聽不到。有時候也是生氣,罵他跟神經病似的,叫也不應。

同學陳伯東:坐著喝茶的時候他一直老盯著他的豪豬攝像頭一直看,開始覺得很不正常,氣得我都快走了。后來他盯著盯著,我也習慣了,我也變成不正常了。也跟他一直盯。

可誰都不曾想到,陳志雄正是靠著這發神經似的盯著看,實現了財富爆發。在一年時間里,他的豪豬養殖收入翻了一倍!

在豪豬豬舍里,都是一只公豪豬搭配兩只母豪豬。一天,陳志雄照常盯著監控畫面。此時大部分豪豬都在睡覺,而一只母豪豬躲在一角,一邊假裝睡覺,一邊偷偷瞄著四周。這引起了陳志雄的注意。突然間,可怕的一幕發生了:就是這只母豪豬,趁著同窩公豪豬和剛生產完的母豪豬不注意,狠狠抓住了不屬于她的孩子,一口咬死了剛出生的小豪豬!這嚇得陳志雄出了一身冷汗!

原來,沒懷孕的母豪豬會把不是自己的孩子咬死。陳志雄心中的謎團解開了。

但怎么才能防止幼崽再被咬死呢?

陳志雄想出了一個辦法,他要給豪豬相親,讓豪豬終生實行一夫一妻制。

現在陳志雄每個月都會舉辦一場豪豬相親會。這次參加相親的豪豬,都是滿十個月的適齡豪豬。它們將現場挑選情投意合的意中人。

在相親會上轉悠了一會兒,有的豪豬就立刻找對了意中人。看這一對兒,迅速脫離了相親大會,跑到角落去單獨約會了。

記者:這倆咋單獨躲起來了?

陳志雄:它們要想私奔。

記者:想私奔呢,躲起來談戀愛呢?

陳志雄:很親昵很親昵,會公的跟著母的,母的會跟著公的。

而有的豪豬卻是孤孤單單自己一個,跟誰都沒看對眼。

記者:這個性格比較內向是嗎?

陳志雄:對。

記者:會有喜歡性格內向的嗎?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陳志雄:有啦,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,豬多了也什么樣的豬都有。

現場配好對的豪豬,陳志雄就要給它們送入洞房了。

記者:配好對的運走是嗎?

陳志雄:對,把這兩只配好對的給他們一個單間。配好對是有好處的,結婚后有婚房。

豪豬的一夫一妻制提高了幼崽的存活率。這是一只剛出生兩天的小豪豬。此時它身上的刺已經開始變硬了,拿在手里有輕微的刺痛感。小豪豬的順利長大,解決了養殖場的存欄問題。在2014年一年時間里,養殖場內豪豬存欄數量,由1000頭迅速上升為2800頭!

存欄問題解決了,但令陳志雄沒想到的是,解決這一問題后,卻帶來了更大的問題!

在攻克繁殖問題后,豪豬存欄數量在兩年內暴漲,2014年,一下子有1000頭豪豬集中出欄。這給陳志雄來了個措手不及。

原來,陳志雄從一開始就想走高端路線。他不想像普通養殖戶一樣把豪豬賣給小餐館。但如何在短短三個月內賣出高價錢,這可愁壞了陳志雄。就在陳志雄內心煎熬之際,一個朋友的出現,給他帶來了銷售上的大轉機。

經營金融行業多年的劉愛兵,有著豐富的市場營銷經驗。

在劉愛兵的幫助下,陳志雄把豪豬肉拿到一家特色農產品電商平臺上進行銷售,還參加了電商平臺的線下活動。

通過現場試吃,陳志雄的豪豬肉得到了大家的認可。通過這個電商平臺,陳志雄的豪豬賣到了160元錢一斤。2014年,銷售額超過400萬元。
 

屢出奇招 只為征服帶刺的豪豬

  現在,陳志雄合作社的豪豬存欄量達到3600多頭,他又辦起了特色寄養活動。這些都是客戶給豪豬圈起的名字。通過這些寄養豪豬的顧客,陳志雄的豪豬被更多的人了解和認可。

下一步,陳志雄計劃把他的豪豬賣到廈門的高端酒店。2015年,預計銷售額超過一千萬元。

而陳志雄,在短短四年時間里,也由一位天天空虛度日的打牌大哥,成長為帶領大家致富的豪豬大哥。

福建省龍海市副市長李施軍:他不僅是一個實現了個人的這樣一個創造財富的成功案例。他還能夠實現帶動我們傳播正能量,帶動我們周圍的群眾共同致富。

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最新文章
 
網站首頁 | 分站加盟 | 新聞投稿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RSS訂閱 | 遼ICP備10015676號-1
 
七乐彩旋转矩阵